李晓雪醉心于情人的强壮和威勐,迷恋于前所未有的快乐和幸福,淑女的风范早已荡然无存,取而代之的是淫娃的疯狂和开放
  “啊……啊……嘉文,你……你怎么还不射精呀?呜……我……我好期待呀……”
  “美人儿,你就那么盼望我射出来吗?”
  “是的……是的……你不知道……热烘烘的精液射在里面……好舒服好舒服哟……我……我已经很久没有试过那种感觉啦……”
  “是吗?晓雪,你可太骚啦……”
  “噢……唔……嘉文,我想……你的精液一定特别多……快……快射出来吧……”
  “还早着呢,美人儿!我……我还想多干一会儿……”
  “喔……嗷……你……你……你还要干多久啊?”
  “这……这就不好说啦……”黄嘉文双手握住女人的一对玉乳,一面抓揉一面俯头咬住乳蕾,勐吸勐舔。
  “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”李晓雪亢奋得摇头晃脑,情不自禁地挺起酥胸,双手无助地抚摸着男人的厚实健壮的背肌。
  就在黄嘉文的嘴巴轮番“轰炸”女人的乳峰时,他的胯部也没停歇,一直紧持不懈地大肆摆动,阳具浸在淫水汪汪的阴道内抽插旋转,在运动中一点点地延展、一圈圈地膨胀。
  “哇……呵……啊……真是太美啦!太妙啦……啊……噢……”
  “唷……唷……晓雪……晓雪……”
  “天啊……太棒啦……哦……唔……吔……好哥哥,再来!再来……”
  “喔……呃……呃……我干!我干!!我干……”
  “好哥哥,好爽!好爽……不……不要停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我甘愿……我甘愿死在你的胯裆下……”
  “你不能死……你不能死……”黄嘉文把女人的双腿搭在自己的肩上,身体前倾,双手环抱着女人,“晓雪……你死了我怎么办呀?我……我需要你……我需要你……”
  “嗷……噢……唔……嘉文……你有那么多爱你的女人……你……呵……你可以找她们呀……”
  “不……不……我只要你!我只要你……晓雪……你是我心目中最美豔、最聪慧、最妩媚、最性感的女人。”
  “不……不要再安慰我了……”
  “我是说真的,不信我证明给你看……”黄嘉文一边旋转着屁股,一边加大胯下捅戳的力度,他那根巨屌如石油开采机的鑽头一样朝着阴道的最深处鑽了进去。
  “哎……哎……哎……上帝啊……你太厉害啦……”李晓雪兴奋万分,双手在男人的背上又抓又摸又掐的,“哦……哦……停一下……呵……不……不要停……快……用力……呀……呀……不要……啊……”
  黄嘉文搂着李晓雪的后背,一边与她交媾,一边亲吻她的脸蛋、她的脖子、她的双肩。
  “噢……喔……呜……呜……我……我不行啦……我不行啦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太爽啦……太棒啦……嗯……嘉文……你太强壮啦……唔……唷……停一下……停一下……嗷……哇……哇……”
  号叫声中,李晓雪再度进入高潮,阴精倾泻而出。而经过了近一个小时的奋战,浑身是汗的黄嘉文也终于熬不住了,感觉胯下有股东西要往外冲出来。
  “晓雪,我……我要射啦!我要射啦……”
  “是吗?是吗?太好啦……”李晓雪含着手指头,上气不接下气地回应,“射吧……射吧……嘉文,你快射吧……”
  话刚说完,她便感觉到男人的阴茎在自己的阴道里一阵阵跳动,一团团火热的液体直轰自己的子宫口。
  “哇……哇……唷……好烫呀!好烫呀……你的屌屌……嗷……嗷……”
  “喔……呃……呃……”黄嘉文抓着女人的双乳,一面呻吟一面射精。
  “哎……哎……呀……呀……嘉文……多射点儿……多射点儿……最好让我怀孕……啊……呵……我要爲你生……生孩子……生个大胖小子……咿……咿……”
  黄嘉文的精液可真够足的,射了近一分半锺才算告罄。随着泄精的快感,他将阴茎拔了出来,“滋”的一声,这下可不得了,由于射入的精液太多,李晓雪的阴道容不下那么多,所以他的肉南傍国一拔出来,大股的淫液随即涌出,床铺上湿了一大片。
  “哇——”黄嘉文劳累得长歎一声,像一滩烂泥似的躺在李晓雪的身边,一只手轻轻地抚弄着她的奶房。
  李晓雪心疼地抱住自己的白马王子亲了几口:“亲爱的,辛苦啦!”
  “没……没什么……美人儿……今晚你满意吗?”
  “啊,太满意啦!只可惜……我不能天天和你同床共枕。”
  “两情若是久长时,又岂在朝朝暮暮。以后我会多抽些时间陪你的。”黄嘉文安慰着女人。
  说完,这对奸夫淫妇拥抱在一起热吻了一番,接着深深地进入梦乡。
  此后只要倪虹洁加班不在家,两人就会脱衣褪裤地上床做爱。李晓雪被黄嘉文那根粗大硕长的巨屌彻底征服,连在睡梦中梦到的都是性交、男人的阴茎和淫言浪语。偷情的快乐感受让她忘乎所以,失去了理智。在她红杏出牆后的一个多月,李晓雪回到家里主动提出离婚,周杰虽不情愿但也无可奈何,只得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了字。李晓雪用离婚所得的一笔财産买了一套房子,作爲她和黄嘉文的性爱乐园。自那以后,黄嘉文常常编造各种理由瞒着倪虹洁跑到李晓雪的家里和她幽会。李晓雪沉浸于性爱之中不能自拔,甘心做男人的情妇,从未提出过名份的问题,这更遂了黄嘉文的心意。
  窃玉偷香与红杏出牆(完)
  没过多久,李晓雪家的隔壁新搬来一家住户,男主人白勇是一个公司的小职员,女主人郭莎莎原来也是一家公司的行政秘书,后来因爲怀孕生孩子而赋闲在家。
  郭莎莎年芳二十七岁,是一位如花似玉、气质高贵典雅的青春少妇。她长着一张鹅蛋脸,乌黑修长的月牙弯眉,眼睫毛长长的且向上卷曲,一双水汪汪、乌熘熘的眼眸忽闪忽闪的,总是饱含着挑逗与温情,双唇薄薄的、红豔豔的,菱角分明而性感。别看她生完小孩刚刚一年时间,身材却保养得犹如时装模特一般出奇的好。身高一米七一的她,三围是B99(F-Cup)-W61-H92,腰肢细细如柳,小腹甚爲平坦,臀部高翘圆滑,两条玉腿白皙、颀长、匀称。而她的乳房是最值得夸耀的,原本就发育得十分成熟,再加上産后的正常生理反应,显得更加饱满、丰腴、坚挺、性感。黄嘉文正是因爲它们而与郭莎莎发生了一段可歌可泣、感天动地的风流韵事。
  一个季春的周末,睡完午觉后的郭莎莎心情很好,特意洗了个澡,好好地打扮了一下,并且打算做几个拿手好菜,一家人和和美美地吃个团圆饭,晚上再与老公亲热恩爱一番。她已经有一个星期没和老公做爱了,近两三天来想要做爱的欲望特别强烈。谁知人算不如天算,白勇下午回家后匆匆拿了行李转身就走,因爲公司派他出差,这令郭莎莎好不扫兴。
  晚饭之后,郭莎莎抱着女儿坐在客厅里看电视。电视节目实在无聊乏味,难以排遣她心中的不快与寂寞,突然她想起前些日子和老公一起逛音像市场时买了几张A片DVD,一直没有来得及看。“以前常听几个女同事说,那种片子可带劲儿了,今天我何不看一看。”
  于是,她从老公的书房里取出一张碟片放入DVD机中,没多久电视荧屏上出现了一幕幕不堪入目的镜头:一个外国青年男子和一个年轻的金发女郎正在卧室里拥抱接吻,并爲对方脱衣服。那个外国男人长得很像足球明星博格坎普,那个金发女郎长得很像世界名模辛迪。克劳馥。一会儿功夫,他们俩脱得光熘熘的,开始上床疯狂地交媾起来。
  电视里的画面刺激火爆,郭莎莎看在眼里不禁感慨万分:“他们俩多开心、多幸福呀!哪像我,独守空闺。白勇这个死鬼,也不知道是真的出差了呢还是去花天酒地了?”
  这时,荧屏上出现了外国男人生殖器的特写镜头,那是一根相当粗壮硕长的阳具。“哇,外国男人的屌屌真粗啊!真大啊!难怪以前的女同事喜欢看A片呢。要是现在这个外国男人能把他的屌屌插进我的‘小妹妹’里面,那该多好呀!”看着看着,郭莎莎脸红心跳、全身热血澎湃,感觉阴道里闷热骚痒。她把手伸到迷你裙内,使劲地搓弄着“小妹妹”,嘴巴跟着A片里的外国淫妇轻声哼吟:“啊……啊……噢……噢……哇……哇……”
  就在郭莎莎看A片的同时,黄嘉文前来找李晓雪。他在门外摁了一阵子的门铃也没见人开门,因爲李晓雪有事刚刚外出了。正在客厅里发骚的郭莎莎听到了屋外的动静,便关了DVD机,抱着女儿打开门,这时黄嘉文正准备离开。
  “黄先生,你好。”
  “白太太,你好。”黄嘉文很有礼貌地问候了一声,又摸了摸她怀中的小孩子,“小妞妞,好乖哦。”
  “黄先生是不是来找李小姐呀?”郭莎莎早就听说了黄嘉文和李晓雪的事情,故意问了一句。她端详着眼前的这位帅哥,只见他身着浅黄色的针织休闲衫配咖啡色西裤,高大英俊,温文儒雅,玉树临风,文质彬彬,她原本有些失落惆怅的心情不禁泛起了小小的波澜。
  “对,可惜她不在家,打她的手机也没人接。”
  “李小姐好像是刚刚出去的,你先上我家坐坐吧,或许她待会儿就回来了。”
  此时,黄嘉文上下打量了一下郭莎莎,见她脸蛋甜甜的、俏丽迷人,眼睛左顾右盼,神情轻佻风骚,身材苗条匀称,上穿一件粉红色真丝衬衣,下穿一条白色迷你短裙,手中还抱着一个小baby,真真是一位成熟、性感、迷人的年轻少妇。他心想:“今晚就算玩不到李晓雪,如果能把眼前这个有夫之妇弄到手也不错嘛。何况总和一个女人做爱有什么意思,换换口味那才带劲儿呢!”
  “嗯……那好吧。”于是,他答应着走进屋内。
  “黄先生,请坐,我去给你倒杯水来。”
  郭莎莎把女儿放在沙发上,转身进厨房端了杯水婷婷娉娉地走过来。这时,坐在沙发上的黄嘉文眼睛一亮,发现了她那异常丰满挺拔的胸部,因爲衬衣紧裹着她的上体令曲线一目了然,当她每走动一步时两个肉球都会微微地上下颤动。
  “刚才她抱着小孩没看出来,原来她还是个‘波霸’哩!看来,今晚这趟是来对了。”黄嘉文暗自思量。
  郭莎莎走过来坐在黄嘉文的身旁,一股如兰似麝的香水味立即飘入黄嘉文的鼻中。黄嘉文被这股香水味熏得晕头转向,两人有一句没一句地说了些“无关痛痒”的话。
  “白太太,您先生怎么不在家呀?”
  “唉,别提他啦,下午一回来拎着行李箱就走了,说是公司派他出差,也不知道是真是假。”
  “白太太,这是好事嘛,说明公司器重他。对了,他这次去多久呀?”
  “说是要去大半个月吧,谁知道呢?”
  “那您一个人在家怪冷清的。哦,对了,我忘了您还有个女儿。”
  “唉,有个女儿更烦,她动不动就哭了。”
  话刚说到这儿,郭莎莎怀中的小女孩果真哇哇地哭了起来,弄得小少妇赶紧抱起来哄她、逗她。
  黄嘉文假装喜欢小孩子,向郭莎莎提出来:“白太太,我可以抱抱您的女儿吗?”
  “当然可以呀。”
  就在黄嘉文伸手抱小女孩的时候,郭莎莎竟然有意无意间把一边的乳房贴在他的手臂上。黄嘉文心中一怔,也没往下想。他抱着小女孩摇了两下,小女孩居然不哭了。
  这时,小女孩的脚正好挨着黄嘉文的胯部。郭莎莎逗着女儿说:“叔叔抱妞妞,妞妞笑一个给叔叔看看。”说着,她竟伸手握着女儿的脚,手指尖碰触到了黄嘉文的阳具。那根大屌屌经她的手一碰,敏感地膨胀起来,真是刺激、紧张又有快感!
  黄嘉文先是一愣,然后试探性地挺了挺小腹,郭莎莎的玉手与阴茎接触得更紧了。小少妇先是一撒手,似笑非笑地低下头,接着小手趁机摸了摸男人的裤裆,感到里面有一团东西硬硬地隆起,好像还在蠕动跳跃,心底里立刻産生一种冲动,那只手不由自主地就在那个位置上揩抹,舍不得离开。黄嘉文顿时心中有数了:原来面前的这个年轻少妇是一个性欲饥渴的女人,自己今晚走桃花运,可以快快乐乐地和她大干一晚。
  “妞妞乖,让妈妈来抱。”郭莎莎贴身过来做出抱女儿的姿态,一对乳房重重地撞在黄嘉文的手背上。哇噻,既软绵绵的又富有弹性,触感甚佳。受了刺激的黄嘉文恨不得马上撕开女人的衣服,玩一玩里面的那对豪乳。
  郭莎莎抱过女儿,一边轻轻摇着她一边说:“黄先生,你别管我叫白太太了,听起来怪生分的,叫我莎莎吧。”
  “那好,你也别叫我黄先生,叫我嘉文吧。”
  黄嘉文注视着郭莎莎,见她明眸皓齿,皮肤红润有光泽,气质高雅,神情媚惑,心中暗想:“难怪很多人都说三十岁左右的少妇最迷人、最有味道,此言果然不假,眼前这个女人是我见到过的小少妇中最美的。只是不知道她的床上功夫怎么样?是不是真的像传言说的那样:少妇性欲旺盛、热情似火呢?”
  这时,黄嘉文看见婴儿的一只小手正好搭在郭莎莎的胸口上,心想:“刚才这个小淫妇摸我的屌屌挑逗我,我不妨也依葫芦画瓢调戏调戏她。”于是他伸手抓住婴儿的小手轻轻地摇晃,还笑着说:“叔叔买玩具给妞妞,好不好呀?”
  “啊——”郭莎莎若有所悟地低叫了一声,因爲男人的手已经间接地摁在了她的左胸上面。她瞟了瞟那只不规矩的“魔爪”,又望了一眼黄嘉文,再没有任何反应。
  黄嘉文借着婴儿的小手随意摩擦女人的乳房部位,情意浓浓中充满了挑逗意味。
  “妞妞的手好软和哟!”
  “哦……唷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妞妞,叔叔好坏哟……”
  “妞妞,妈妈好美哟!”
  “哇……喔……啊……嘉文……”郭莎莎被摸得娇喘连连,内心犹如小鹿乱撞一般。
  黄嘉文见郭莎莎如此兴奋,心中更加有底了。他的手也不再抓婴儿的小手了,干脆直接按在了郭莎莎的酥胸上。
  “噢……呵……呵……呵……”郭莎莎媚眼如丝,只知道歎息,没有其他任何表示,就连闪一闪、躲一躲以示抗拒的意思都没有,任由黄嘉文抚弄她的乳房。
  “莎莎,你怎么啦?脸怎么这么红呀?”
  “是……是吗?没……没什么……没什么……”
  “哦,真的没什么吗?”
  “真的……真的没什么……”
  “莎莎,不对吧……”
  黄嘉文进一步靠近郭莎莎,另一只手悄悄地熘到她的肥臀上左摸摸、右摸摸,摸得她春心荡漾,全身发颤。郭莎莎的手本来还客客气气、含羞带怯地摩擦着黄嘉文的屌屌,现在也变得放肆起来,摁着黄嘉文的那根东西用力揉起来了。此时此刻,熊熊欲火已经在两人心中点燃,而且越烧越旺,无法熄灭。
  “妞妞好乖呀!”郭莎莎故意亲吻女儿,顺势把脸蛋凑过来贴近男人。黄嘉文不老实地吻起了她的嫩颊,那只原本在掏奶抓乳的“魔爪”一下子鑽进了她的迷你裙内,直捣她的阴户。
  郭莎莎顿时觉得有一股又痒又麻的电流从阴道的最深处闪出,迅速地传遍全身,而且愈来愈强,愈来愈不好受。她轻轻地柳腰款摆,娇滴滴地逗女儿说:“嗯……啊……唷……妞妞,叔叔坏……叔叔坏……”
  “妞妞,妈妈太美太美啦!叔叔喜欢妈妈!”黄嘉文也逗着女孩回应道。
  “嗯……嗯……妞妞,亲亲妈妈……”郭莎莎一扭头,正好把樱唇送到了黄嘉文的嘴边。黄嘉文见势飞快地吻上了郭莎莎,并把舌尖探入她的口中,舔着她的舌,舔着她的唇。
  “哇——”就在这时,孩子被两人挤在当中很难受,大声哭闹起来。这一哭闹又减缓了紧张而又刺激的气氛。
  “妞妞不哭,妞妞不哭。”郭莎莎抱起女儿在怀中慢慢地摇着,可女儿还是一个劲儿地哭。“妞妞是不是饿了?来,妈妈喂奶,妈妈喂奶。”她坐在沙发上,解开衬衣的纽扣,挑开乳罩胸前的鈎扣,剥开左边的罩杯,从里面掏出乳房,把乳头塞入女儿的嘴巴里,很满足地哺着天下最好的食物给自己的心肝宝贝。小女孩整个含住乳尖,大口大口地吸吮,闭着双目享受世上其他人没有的特权,不一会儿她就不哭了。
  这种既充满温馨又极富诱惑的场面怎能不勾起黄嘉文的欲望?他注视着郭莎莎的一举一动,心中的欲火急窜而起。特别是郭莎莎那个露出来的肉球,哇噻,又白又嫩,又肥又大,像个水蜜桃一样,太诱人啦!他看得口水都快流出来了,真恨不得立马抓住它,像小女孩一样大口大口地吸吮。
  郭莎莎一手抱着女儿在怀中,一手爲女儿抹汗,不时又哼起摇篮曲,轻轻晃动着双臂,彷佛在劝女儿:不要着急,慢慢地吃,你要多少妈妈都会给你。有时,她还用手把女儿吐出的乳头塞回女儿的小嘴,挺挺胸部,捏捏乳房,确保女儿不会断食。渐渐的,小女孩吃奶的速度慢了下来,郭莎莎眼睛眯眯地咬紧牙关,嘴唇微微张开,发出唔唔的低呤声,不时还捏一捏、揉一揉乳房,腰肢挺直了一下,但很快又平伏下来。
  黄嘉文静静地紧靠在郭莎莎的身旁,大气不敢出,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郭莎莎胸部的庞然大物,两只手痒痒地在自己的大腿上搓个不停,内心砰砰砰地跳动个不停,胯下的“小弟弟”更是蠢蠢欲动。
  就在他看得意乱情迷之际,郭莎莎忽然抬起头冲着黄嘉文笑了笑,发觉他正在凝视自己的酥胸,连忙佯装羞涩的样子,嗲声嗲气地说:“嗯,嘉文,我在给孩子喂奶,别靠得这么近盯着人家看嘛,教人多不好意思。”
  “没关系,没关系,让我看一看嘛。”
  “嗯,嘉文,这样不好吧。”郭莎莎显得更不好意思了,站起身形走进女儿的卧室,把已经熟睡的女儿放到了婴儿床里,用手指抹了抹女儿嘴边的奶渍,然后捧着奶房塞回乳罩的罩杯里,将乳罩胸前的鈎扣扣好。她刚一转身,还没有来得及整理衬衣,紧随其后的黄嘉文一把就搂住了她。
  “你……你干什么呀?”
  “莎莎,我爱你!我爱你!以前我不相信世界上有所谓的一见锺情,可是……可是今天一见到你,我就深深地被你迷住了……我……我发觉自己已经爱上了你!”
  “啊……啊……嘉文……”
  “说实话,今晚我本来是找晓雪的……可是无意中遇上了你……我相信……这是上帝安排给你我的缘份……这种冥冥之中的缘份,就是要我把真爱献给你……”黄嘉文紧紧地搂住郭莎莎,在她的耳边深情款款地低语着。
  “你……我……”郭莎莎说话吞吞吐吐,显得很慌张。
  “不要说话,莎莎,听我说……我爱你!我爱你……现在我已经神魂颠倒,无法控制自己了……你……你说我该怎么办呢?”黄嘉文对着郭莎莎故意气喘喘的,一只手在她的臀部上游走抚弄,一只手扒扯着她的衬衣,“莎莎,我们俩郎才女貌,本是天作之合,你就真的舍得让这份情缘就此泯灭吗?”
  “哦……呵……不……嘉文,不要这样嘛……”
  “来吧!来吧……感受一下我对你的热情……对你的爱幕……对你的痴狂……我对你炽热的爱……由鲜血传遍我的全身……我全身的每个部位……每个细胞……因爲有了你……我的真爱才可以释放出来……莎莎,我们……”黄嘉文急不可待地捧着她的脸蛋,噘起嘴巴想和郭莎莎接吻。
  “不要嘛……不要嘛……”郭莎莎轻唤道,娇躯微微地挣扎着。其实她明明想要,却偏偏又装作害羞的样子,而男人一般就喜欢女人这种含蓄娇羞的表情。
  “莎莎,从你的眼神……我已经看到了你的内心是多么空虚……多么孤独……多么寂寞……你从来没有尝到过真正的爱恋……也从来没有得到过性的满足……只有我才能把你的真空填满色彩……只有我才能慰藉你的灵魂……只有我才能满足你的需要……”
  黄嘉文真是个口甜舌滑的调情高手,每一个词、每一个句子都直入女人的心坎。听着男人连续不断的花言巧语,郭莎莎心里又舒坦又兴奋,已经很久没有人对她说这种很肉麻、很浪漫的情话了。她心底对情欲的渴望在迅速膨胀,觉得全身在发热,特别是胯下又热又痒。
  “嘉文……嘉文……唔……噢……嗯……这房间里怎么……怎么这么热呀?哦……好热呀……”
  “美人儿,你觉得很热是不是?把衣服脱了吧,脱了就不热了……来吧,我帮你……”黄嘉文开始一粒粒地解郭莎莎衬衣上的钮扣。
  “哇……不……不要……嘉文……别……别……不要嘛……不要嘛……”郭莎莎嘴里不断地唠叨着,却毫无实质上的抗拒反应。
  黄嘉文褪去郭莎莎身上的衬衣,用嘴咬住她左肩上的乳罩花边丝带,顺着肩部的曲线急切地往下扯。郭莎莎相当配合地一缩左肩,右手捏着那根丝带往斜下方一拉,丝带一下子脱离了肩膀。接着,黄嘉文又咬住了右边的丝带,郭莎莎同样配合着使之脱离了肩膀。最后,黄嘉文低头用嘴利索地咬开乳罩胸前的鈎扣,叼起乳罩的一角,勐地一甩头,那块薄薄的遮羞布飞落在地上,少妇身上最具诱惑力的“制高点”暴露在他的眼前。
  那对俏生生的玉乳洁白娇嫩,圆鼓鼓的,硕大无朋,活脱脱的像两座巍峨秀拔的山峰一般。两颗湿润的乳头前面尖后面圆,形似樱桃,从环形的棕红色乳晕中奔突而起,虽然色泽比李晓雪、倪虹洁的略微深一些(毕竟她生过孩子),但光鲜饱和的色泽却另有一番风韵。
  “哇噻,太美啦!”
  “真的美吗?”
  “美!美!绝世美乳!”
  “是吗?那和李晓雪的咪咪相比,我们俩哪个人的更大更美呢?”
  “嗯……这……这不好比……”
  “爲什么呢?”
  “因爲……因爲你们两人的奶子是不同类型的嘛……嗯……这么说吧,你的奶子就像熟透了的水蜜桃一样……饱满而多汁……而晓雪的就像刚刚成熟的水蜜桃一样……鲜嫩而芬芳……喔……呵……你和她的我都喜欢……我都想要!我都想要……”
  就在黄嘉文说话的时候,郭莎莎低下头来,两只手捧起自己乳房的底部,手指快速地拨弄晃动起两个实体,令它们瑟瑟发抖,活蹦乱跳。她抬眼一笑,性感风骚之势无人可以抗拒。
  黄嘉文怎么受得了这样的诱惑,立刻捧起那对肉球,双手一抓,“啊——”顿时郭莎莎厉声惊叫,两手紧紧地勾住男人的脖子,“嘉文……嘉文……”
  “人生得意须尽欢,莫使咪咪空对月……哦……好软和呀……好有弹性呀……好舒服呀……莎莎,你的奶子太棒啦……”
  “哇……哇……哇……”郭莎莎扭捏着身子,闭上眼睛,昂起头来,发出亢奋的淫浪声。她感觉两腮热了起来,心头的一把火渐渐向下身烧去,阴户开始骚痒起来。
  黄嘉文弯下腰,把头埋进女人的双乳间,连亲带吻,边掐边揉,激动得好像要把那对肉球揪下来一样。
  “莎莎,你知不知道……世界上有两种女人是男人最喜欢的……一种是男人一见了就想要强暴的女人……另外一种是想要强暴男人的女人……莎莎,你就是前一种女人……我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……就特别想强暴你……”
  “那你就快来吧……我……我……我愿意被你强暴……快来吧……”
  黄嘉文开始和郭莎莎一个劲儿地打啵亲嘴,然后毫不客气地把一只手伸进郭莎莎的迷你短裙内,目标明确地直奔她的双腿之间,旋即便摸到了一丛体毛。
  “哇噻……美人儿,你原来没穿内裤呀!”
  “这……这还不是爲了方便你……啊……噢……唔……”
  “哇噻,好湿呀!好多水呀!”黄嘉文从女人的裙子里把手抽出来定睛一看,只见一泡亮汪汪、热得烫手的爱液沾满了整个手掌。他低头嗅了嗅、舔了舔,又骚又滑,令他更加紧张激动,胯下的“小弟弟”在不断地冲血膨胀。
  “嘉文……呵……呵……”郭莎莎双手捧着自己的乳房,一边扭动着身躯一边发出淫荡的声音,“我的咪咪好痒呀……好胀呀……你快给我搓一搓……给我舔一舔……吸一吸……”
  “莎莎……”听见女人主动求爱的讯息,黄嘉文好不开心,连忙低头狂吻女人的胸部。
  “哇……哇……嗷……啊……噢……”郭莎莎星眼欲醉,娇靥泛红,双手在男人的头发上胡乱抚摸,并不时地把男人的头往自己的胸前摁。
  黄嘉文捂着女人的巨乳又抓又摸又舔又吻,像个小孩子得到了一件心爱的玩具一样不停地赏玩:“喔……喔……这对奶子好大好柔软呀……从这里可以听到莎莎的心……在砰砰乱跳……”
  “啊……啊……嘉文……”
  “莎莎,你的奶子太美啦!太大啦!太肥啦……里面的奶水一定很足、很多……”
  “没错,没错……我的乳房每天都胀胀的、鼓鼓的……奶水多得妞妞都吃不完……”
  “那就给我呀!我最喜欢吃奶啦……我好想吃奶,好想吃奶哟……尤其是你的奶,我特别想尝一尝……”